6.0

2022-09-01发布:

夜晚必备直播软件异端裁决

精彩内容:

牢房總是不會讓人有什麽好印象,尤其是這個專門關押著極端重型犯的巴士
底獄地下暗牢,一個隱藏在巴士底獄之下的囚牢。

  一股潮濕與腐敗的氣味在整個牢房內彌漫著,身在其中不時還能夠聽到一陣
陣痛苦的哀嚎與呻吟,似乎僅僅只是呼吸一下這裏的空氣都是莫大的懲戒。

  而就是這個關押著各種窮兇極惡犯人的牢房深處,一間被厚重鐵門緊鎖著,
只有兩扇氣窗勉強能照進微弱光線的單間內,卻鎖著一個詭異的女人。

  這個身材高挑的女人此刻全身赤裸著,雪白的肌膚上隱約殘留著些許汙漬與
血迹,一股淡淡的異香從她身上散發出來,似乎將這個牢房內的那種腐敗潮濕氣
息都沖淡了不少。

  六個鏽迹斑斑的環形卡扣,將女人的雙手、雙腳與那纖細的腰肢和修長的粉
頸用一種及其淫蕩的姿勢,四肢大開著,固定了在大字型的木架子上。

  讓女人那纖細柔嫩的玉臂,修長勻稱的雙腿,以及那帶著無比誇張曲線的身
材徹底展示了出來;也讓女人那本就過分白皙宛如帶著某種病態蒼白的肌膚,被
襯托出一種越發淒美的蒼涼感。

  兩條從屋頂垂下來的鎖鏈被係在了女人那碩大雙乳那乳頭上的金屬環上,將
女人那對誇張到似乎比手臂還要長的巨乳直直的朝前拉伸著,展現出了一種放蕩
的淫糜妖冶。

  長長銀灰色頭發因爲女人後仰著的頭顱隨意的垂在腦後,又被後面的木架子
分割成了左右兩半,宛如一條被豎直劈開的河流一般。

  纖細的柳眉下雙眼半開半閉中隱約露出兩點猩紅,讓人感覺無比的妖異,可
是那有些蒼白幹澡的嘴唇勾勒出的一絲弧度,卻又讓女人那同樣蒼白的臉上顯出
了一種淒迷哀婉的妩媚,似乎牽動著男人最深的憐惜,卻又同時挑逗著男人內心
最狂野的暴虐。

  這個女人今年近叁十歲,但是看上去卻似乎只有二十左右歲的女人,從出生
到現在從來沒有傷害過什麽人,也沒有做過大惡,之所以被關在這個只有十惡不
赦的重刑犯才會被關押的監獄,甚至在這個監獄中都被固定在木架上沒有任何自
由,原因只有一個,因爲她名叫艾琳?

  瑟蓮娜,因爲她信仰著一個可以賦予信徒快速再生與將痛苦部分轉化爲性快
感能力的異端邪神,更因爲她的姓氏中都帶著對于正統神靈的亵渎。

  在這個由各個信仰著神靈的宗教代替他們心中的神靈統治著萬民執掌最高權
柄的世界,異端信仰本身就是大罪,十惡不赦的大罪,甚至遠超于殺人放火燒殺
搶掠。

  因爲亘古流傳的幾大宗教的神約上第一頁都有記載:神愛一切生靈,以寬恕
之心赦免子民一切罪惡,唯忤逆者當以最極端刑罰,淩虐誅滅以警世人,殘虐異
端者有獎無罰,同情者與忤逆者同罪。

  這一條,是所有神靈,所有宗教,唯一的共同默契,不容絲毫僭越的鐵律。

  「踏……踏……踏……」

  一陣沈重的腳步聲由遠而近漸漸地靠近這個禁锢著艾琳的牢房,被固定在木
架上的艾琳身子下意識的顫抖了幾下。

  又要被折磨了嗎或許死亡才是解脫,可是自殺對于她那個會賦予信徒極強再
生能力的神靈來說是決不可饒恕的罪孽,也是她母親死前唯一要求她不可以做的
事,所以她盡管害怕,盡管無數次都感覺無法再忍受卻還在堅持著,因爲那是她
的神她的母親在這個世界上的證明。

  終于腳步聲停了,似乎過去了很久似乎只是一瞬間,就在艾琳內心無比緊張
與恐懼的心情下,監獄的門被緩緩地推開了。

  艾琳帶著緊張的情緒緩緩睜開眼睛,一瞬間露出了那雙不知道是先天如此還
是後天發生了某種異變而完全血紅的眼睛,讓艾琳看上去顯得越發邪異妖媚。

  同時,這雙血紅色的眼睛也看清了前面的來人,一個看上去四十來歲的中年
人。

  中年人中等身高,微微有些消瘦的身材被一件長長的黑色牧師長袍遮蓋著,
向上看去中年男人五官方正皮膚微黑沒有胡須,看上去顯得就像一個和藹中帶著
些許威嚴的鄰家大叔一樣。

  可是那似乎應該是正直慈祥的眼睛,此時卻用著一種毫不掩飾的目光上下打
量著他對面的艾琳,看著艾琳那妖異邪魅的面容,看著艾琳那帶著誇張般巨大的
雙乳,看著艾琳那下身不知道已經被侵犯了多少次可是在每一次侵犯後不久依然
會恢複粉紅色的淫穴。

  那呼吸漸漸隨著這雙眼睛的注視而慢慢變得粗重了起來,雙眼中也開始升騰
起了邪淫的欲望。

  「異端墮落渎神者……艾琳,我是正義判罰之神在此地的代言人,克洛斯神
殿的大祭司,今天我來代替神靈賦予你罪惡的肉身與靈魂以懲罰。」

  「唔。」

  艾琳聽到大祭司的話口中發出一聲低吟,聖騎士也好,大牧師也好,還有這
次面對的大祭司也好,當她被以渎神的罪名被逮捕後,在死亡之前要面對的只有
無窮無盡的折磨,不管是真的因爲信仰神靈還是僅僅出于自己變態的私欲,沒有
任何人會憐憫她,因爲憐憫渎神者,也會受到神的處罰,而她更是因爲有著變態
的自我修複能力會受到更多的淫虐。

  眼中閃過深深地恐懼,在大祭司將那些束縛爲她摘除後,她渾身癱軟在了地
上。

  「下賤的畜生,給我爬到贖罪大廳去,在那裏你要用你這一身爛肉取悅吾主
所有的信奉者,來減弱你你身體與靈魂的罪孽。」

  近距離的靠近艾琳,呼吸著艾琳身上散發的氣味,大祭司眼中的淫欲越發暴
躁擡起腳在艾琳同樣有著高高隆起的誘人翹臀上重重的踩了一下,然後抽出自己
的腰帶猛的對著艾琳光潔的後背就是兩鞭子,兩道紫紅色的印記頓時在艾琳後背
上交叉著打出了一個大大的叉子,讓艾琳那本就過分蒼白的肌膚看上去越發淒慘。

  「嗯……嗯……這就爬,畜生這就爬。」

  感受到後背的劇痛,艾琳渾身都不由得輕輕抖動,雙眼閃過一抹深深地畏懼,
連忙四肢著地向前爬行。

  同時那飽滿的翹臀還故意加大扭動的幅度讓自己看起來更加淫蕩,一對無比
巨大的乳房上兩個殷紅如同梅花般誘人的乳頭更是在她向前爬行時隨著巨乳的搖
曳而在地上輕輕的摩擦著,帶給她一種說不出痛苦還是愉悅的異樣感受。

  做這一切自然都是爲了取悅面前這個男人,以期望自己被懲罰虐待時可以稍
微輕一些,盡管似乎從來沒有起到過絲毫的效果。

  至于逃跑她自從被抓捕並在押運的路上看到幾個同伴被用最殘忍的手段玩弄
折磨七天七夜後徹底碎屍成肉沫,那淒厲的哀嚎甚至讓厲鬼都顫抖後便完全絕了
心思。

  現在的她,除了那種快速再生能力,以及當痛苦達到一定程度後會在她情緒
影響下變成性快感的能力外,她的身體根本連個普通女人都不如,從這裏逃跑毫
無希望,而逃跑失敗後的懲罰,是她絕對不想面對的。

  「畜生,快點磨磨蹭蹭的,想死是嗎?」

  呼吸著艾琳身上那隨著身體移動似乎越來越濃郁的氣息,大祭司本就充滿了
淫欲與暴虐的內心中,隨著欲火升騰灼燒著身體每一個細胞,暴虐情緒也越發旺
盛,手中的皮帶一次次重重的抽在了正在淫蕩的向前爬行的艾琳光潔平滑的後背
帶著豐滿隆起的翹臀,修長而勻稱的雙腿,還有那隨著身體搖曳而誇張的擺動出
淫蕩弧度的巨大乳房上,甚至那在移動間偶爾暴露出來的粉嫩淫穴口。

  而隨著大祭司的抽打,一道道紫紅色的鞭痕也淩亂的烙印在了她過分蒼白以
至于看不出血色的肌膚上,並且漸漸地宛如勾勒出副祭祀淫欲邪神的詭異圖騰。

  「啊……啊……嗯……啊……」

  一聲聲婉轉起伏的呻吟聲也慢慢的不斷在艾琳口中發出,似乎每一次抽打都
在讓她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只是如果認真觀察就會發現,就在那隨著大祭司不斷抽打而增多的鞭痕中,
那些之前抽打的鞭痕又在不斷地變淡減弱,落在普通人身上可能五六天才會消失
的猙獰鞭痕,在艾琳的背上赫然只需要叁十幾秒就會快速變淡,然後在不超過兩
分锺的時間內完全消失無蹤,而艾琳那痛苦的呻吟聲中隨著大祭司的鞭打也慢慢
的多了幾分愉悅的感覺,一雙血紅色的眼睛更是因爲情欲覺醒而慢慢的變得更加
妖豔。

  「真是個天生就該被我們這些高貴的信徒淩虐,作爲最下賤的妓女肉玩具取
悅我們這些對主忠誠信徒。」

  大祭司對于艾琳的這種情況絲毫不意外,只是繼續驅趕著艾琳像牲畜一樣在
幽暗潮濕散發著一股酸腐氣味的暗牢中,繼續一路向前繼續爬行著,手上的皮帶
不斷宛如雨點般隨意的抽打在艾琳的身上。

  足足六七分锺後,艾琳終于被大祭司像牲畜一樣驅趕進了贖罪大廳。

  相比于暗牢其他的地方,這個寬敞的大廳中沒有了那種濃烈的潮濕酸腐味道,
但是卻多了一種揮之不去的血腥味,就連周圍的牆壁與地面上都帶著帶著一片片
斑駁的血迹,整個屋子的牆壁與幾個鐵架子上也擺滿了各種各樣誇張甚至詭異的
刑具,讓著本就有些幽暗的大廳顯得越發隱私呢可怖。

  可是就在這樣一個大廳內此時卻圍著幾十個身穿著祭祀長袍的男人,他們都
是來參與這場針對艾琳折摧殘的盛會的,在這裏面對一個渎神者,他們甚至不需
要去掩飾自己的真面目,不需要害怕自己心中的變態暴虐被其他人發覺而影響到
素來面對信徒與百姓時的那種悲憫與虔誠,一個個眼中帶著興奮而炙熱的淫欲。

  同時子幾個角落中不斷地有水聲響起,縱目望去可以看到一個個粗細不同造
型詭異的觸手不斷地在舞動著,似乎也在渴望這場盛會早點開始。

  「啪」皮帶又一次重重的抽在艾琳那在爬行間暴露出的淫穴上,讓艾琳發出
一聲越發高亢的叫聲,然後快速的爬到了這個屋子中那個被幾條繩索圈起來的空
間中。

  而大祭司也直接將身上的長袍還有裏面那寬松的內衣脫了下去甩在一邊,遊
戲正式開始了。

  不等艾琳爬到空地正中間,屋子周圍幾個巨大水池中的觸手怪便猛的探出四
條足有成人手臂粗細的觸手,這些飛快的穿過了人群穿過人群的縫隙,一下子便
如同藤蔓一般緊緊地纏繞在了艾琳纖細的手臂與那修長勻稱的大腿上。

  「啊……」隨著四條觸手發力,艾琳那性感的身軀頃刻間被淩空拉扯了起來,
驟然受到襲擊的艾琳感受到四肢上突然傳來的緊緻束縛感,還有觸手上不斷溢出
的那無比粘膩,又帶著一種宛如男人精液腥臊味的半透明粘液,雖然早有預感自
己會被淩虐依然下意識的發出一聲低呼。

  不過緊跟著,身子懸在半空的艾琳,那因爲一雙赤紅的眼睛而顯得妖異的面
容猛高高擡起來,有些蒼白的嘴唇再次張大,在那聲驚呼還沒有徹底消失前,便
換成了一聲更加高亢的痛呼,那被觸手束縛著的身體都不斷輕微的抖動著。

  赫然是大祭司已經走到了她的身後,雙腿站在四肢大開的艾琳那修長勻稱又
帶著緊緻彈性的雙腿之間,那條二十五公分以上的粗大雞巴前端暗紅色的龜頭抵
在了艾琳那光潔無毛被淩虐很多次依然緊緻,只是因爲剛才抽了一鞭子而充血變
得深紅的淫穴上,然後探出了兩只剛剛套上鐵刺手套的雙手用力的握住了艾琳一
對巨大的乳房,讓上面一根根密密麻麻的近五毫米的長鐵刺硬生生刺入了艾琳的
雙乳之間。

  「騷屄賤貨,好好體驗你的贖罪之路,忏悔你亵渎神靈罪孽吧。」

  大祭司那雙充斥著驚人淫欲與被艾琳身上氣息刺激出的暴虐的雙眼望著眼前
的身體劇烈扭動的艾琳,雙手絲毫沒有要收斂的意思,反而越發粗暴的肆意在艾
琳那雙似乎從天空倒垂下來的仙山一般的驚人豪乳上蹂躏著。

  同時腰身一挺,那條粗大猙獰的雞巴便直接肏進了艾琳雖然因爲之前鞭打而
微微濕潤但是依然無比緊窄的淫穴內,宛如一只狂野的猛獸一樣破開了層層的阻
礙瞬間便撞擊在了艾琳那淫穴最深處宛如花蕊的宮頸上。

  「啊……好痛……」

  又一聲高亢的呻吟聲從艾琳的口中發出,艾琳的臉上的表情一瞬間變得猙獰,
那被觸手束縛著的身體都因爲著突然的劇痛而爆發出一股巨力讓身子弓了起來。

  被大祭司雞巴粗魯的插入而在裏面出現幾處撕裂的淫穴中,一滴滴鮮血混合
著淫水溢出來,讓那淫水都染上了一層越發淫糜的绯紅色,卻也散發出一種越發
刺激男人內心深處最暴虐的欲望。

  只是突然爆發出一股巨力的艾琳,轉瞬間便再次被那四條粗壯有力的觸手再
次拉扯著四肢大開擺出一副任人淩虐的淫蕩姿態,而那被艾琳那混合著鮮血的淫
液刺激的欲望更加強烈的男人內心的暴虐與欲火卻不能減弱。

  兩個靠近艾琳的長袍祭祀飛快的將自身身上祭祀長袍脫下來,然後沖到了艾
琳的近前,然後兩人一左一右按住了艾琳的頭,竟然同時將自己那腥臭的雞巴往
艾琳的嘴裏送。

  一時間在那被大祭司粗魯的揉捏著一對巨大乳房以及一次次粗魯的淫穴中抽
插的動作下,感覺自己無比痛苦的艾琳又感到一種腥臭味直沖腦海,讓她幾欲作
嘔。

  只是即使在這劇痛中,艾琳也知道她不能拒絕甚至哪怕是劇痛也不能不小心
弄傷對方絲毫,否則等待她的絕對是無法想象的他痛苦折磨與最後的殘忍虐殺。

  于是,艾琳那無比痛苦的臉上勉強擠出淫蕩谄媚的笑容賣力的用自己發白的
雙唇包裹著自己那皓白整齊的牙齒一次次努力的吞吐著面前兩條腥臭的雞巴,一
條粉嫩的舌頭宛如小蛇一般在二人雞巴上摩擦纏繞著。

  「這騷屄畜生的爛屄好緊,比我們之前玩廢的那個爛貨肏著舒服。」

  大祭司口中說著,同時一邊繼續用一次次用自己粗大的雞巴重重的在艾琳的
淫穴內抽插著,一次次將那龜頭狠狠地砸在艾琳的子宮口,甚至幾次整個貫穿子
宮口感受著那無比緊窄的包裹與束縛。

  ;一邊開始用那帶著鐵刺手套的雙手用力的握住艾琳那一對巨大乳房的前端,
然後將兩根包裹著鐵刺的食指一點點擠開艾琳已經被開發的乳孔,緩慢而堅定的
朝著裏面插進去。

  「這張狗嘴也是極品。」

  兩祭祀眼中帶著炙熱的淫欲,也跟著大聲說道,同時在不斷地用那腥臭的雞
巴粗魯的肏著艾琳的嘴的時候,還毫不客氣的一下下用剩下的那只手抽打著艾琳
的兩張臉,似乎絲毫不在意艾琳可能會咬傷他們的雞巴。

  因爲他們相信艾琳沒有那個夠膽敢做這種事,這是他們無數次淩虐那些渎神
者後帶來的自信;也因爲他們已經在自己的雞巴上同樣增加了柔性護盾,讓雞巴
可以感受輕度的刺激與壓力,但是一旦壓迫力達到一定程度,護盾便會被激發讓
兩條雞巴外面如同包裹一層金屬铠甲一樣,以艾琳現在的情況根本傷不了他們。

  「啪……啪……啪……」

  一陣陣更加響亮的抽打聲在屋中響起,那幾個觸手這時也迫不及待的又伸出
五六條末端是手指粗鞭子形狀的觸手在艾琳再次恢複光潔的後背,高高隆起的翹
臀以及那一對尺寸無比誇張雄偉的巨乳上抽打著,每一次抽打都會讓艾琳的身上
多出一道深紫色的鞭痕,同時那觸手抽打艾琳時留下的粘液赫然還具有一種腐蝕
性,不斷地灼燒腐蝕著艾琳的皮膚。

  「唔……唔……唔……」

  承受著如此劇烈幾乎讓人痛不欲生的痛苦,艾琳的表情不斷地扭曲著,那努
力的吞吐著雞巴,甚至不時會讓某條雞巴貫穿她緊窄喉嚨刺入食道內的口中,不
斷地發出壓抑的呻吟與低吼。

  不過這時候的艾琳卻已經不再是單純的痛苦了,那被她信仰的邪神賦予的另
一種能力在這種折磨下終于開始開始覺醒。

  以至于那深入骨髓的劇痛,讓她在渾身顫抖中不斷地溢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卻也讓她那體內的欲望漸漸地升騰著並且開始朝著全身每一寸肌膚與骨骼蔓延著,
並感受到一種越發強烈的快感隨著痛苦如同潮水般不斷湧入自己的腦海沖刷著自
己的神經。

  使得艾琳在對于這種痛苦深深畏懼的同時,又因爲那下身淫穴的空虛騷癢,
與隨著痛苦而不斷湧起的巨大快感,而在內心中開始漸漸對于痛苦有了某種期待,
一雙赤紅色的眼睛都因爲這種變態的快感而顯得越發邪異妖媚。

  一粗一細兩條深褐色的觸手這時候也已經蔓延到了艾琳的身下,其中那條細
的觸手只有筷子粗細,渾身布滿了一個個顆粒狀的凸起,而那條粗的觸手則像是
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圓球彼此串聯的大號拉珠一樣,小的只有大棗大小,大的卻足
足有嬰兒拳頭大。

  正在肏著艾琳的大祭司一邊繼續用自己那粗大的雞巴一次次在艾琳那已經自
在被肏的過程中恢複了粉紅色的濕潤淫穴中抽插著,一邊繼續用手指往艾琳的乳
孔內抽插攪動著,一邊不時拿過旁邊的一根根十來公的細長鋼釺,眼中帶著一種
深深地暴虐隨意的在艾琳後背小腹上劃動,然後突然刺入那雙巨大的乳房。

  「唔……唔……唔……」

  在這種越發粗暴殘忍的折磨下,艾琳感受到越來越強烈的痛苦,但也同時感
到越來越巨大的快感,痛苦與快感不斷地交錯中,漸漸地似乎打破了某種屏障,
只在一瞬間艾琳那種畏懼與慌亂徹底消失,一種越發淫蕩妖媚的表情浮現在了艾
琳的臉上。

  身軀看似依然在幾條觸手的束縛下有限度的扭動著身體努力的掙紮著,可是
相比于之前的躲閃卻分明多了幾分淫蕩的迎合與挑逗,臉上依然帶著不斷扭曲的
臉讓人無法分清她到底在承受著劇痛還是在感受著一種極樂,可是卻分明能夠從
她那更加賣力更加熟練地吞吐舔舐著兩個男人那腥臭雞巴的動作,看出她那發自
內心的亢奮與狂熱欲望。

  突然那一粗一細的兩條深褐色的觸手前端擡起來顫了顫,然後便猛的彈射而
起,用一種常人無法反應的速度飛快的分別插入到了艾琳的尿道與後庭肛門內。

  與此同時又有兩條觸手蔓延了過來,觸手末端那巴掌大小上面布滿肉刺的肉
片分別貼在了艾琳的後背與小腹上。

  一時間感受著那緊窄沒有什麽彈性的尿道與後庭肛門傳來驚人的脹滿感的艾
琳,又感覺到無數的觸須從小腹與後背的肉片上快速的生長延伸,順著她身上的
那一道道傷口鑽入她的體內,然後在她的皮膚下蔓延,讓她的肉皮一點點的與身
體分開。

  「啊……不……不……啊……」

  在這種距烈的刺激下,艾琳渾身猛的劇烈顫抖,大股大股的汗珠不斷地從身
體內擠出來,整個人就宛如剛從水裏撈出來的一樣,臉上的表情也猛的變得無比
猙獰,最後一刻的理智讓她劇烈搖頭甩開那肏著她嘴的兩根雞巴,然後發出淒厲
不似人聲的哀嚎,那滿頭的銀灰色長發也隨著她搖頭而肆意的狂舞著。

  周圍看著的男人看著艾琳這樣絲毫沒有平時面對那些信徒禮拜時的悲憫反而
跟著發出一聲聲興奮地吼聲與喝罵聲,有的甚至已經掏出來自己的雞巴開始自慰。

  「肏,你這個下賤的畜生,亂吼什麽,繼續給我口。」

  還在肏著艾琳嘴的一個男人不滿的伸出手用力的一按艾琳的頭,再次把雞巴
肏入嘴裏,那粗魯的動作甚至直接讓那條二十公分以上的雞巴貫穿了艾琳的咽喉
深深插入食道內,在艾琳修長的粉頸上都擠出一個明顯的凸起。

  「唔……唔……唔……」

  劇痛之後那隨之而來的劇烈快感也不斷地沖刷著艾琳的身體,讓艾琳蒼白的
皮膚都泛起了淡淡的绯紅色,之前還因爲痛苦而緊繃著的身體發出更加劇烈的顫
抖,一股股淫水不斷地從那被大祭司肏著的淫穴深處噴發而出,赫然達到了一次
高潮,口中不斷地發出一聲聲壓抑的低吼越發興奮地吞吐舔舐著那肏入嘴裏的腥
臭雞巴。

  大祭司畢竟地位更高在神靈的洗禮下身體素質也更加強悍,仍然一邊不斷地
用鋼釺,用烙鐵在艾琳那一對巨大宛如倒垂的聖山的雙乳上肆虐著,一邊一次次
用自己的雞巴粗魯的在艾琳的淫穴中抽插著,一次次破開那淫穴中層層疊疊的軟
肉與子宮口的阻礙,重重的撞擊著艾琳的子宮壁,讓艾琳的小腹都不斷地出現誇
張的隆起。

  而那兩個肏著艾琳騷嘴經驗並不豐富的祭祀卻在這種刺激下猛地伸手握住自
己那一顫一顫的雞巴,一股股精液從兩條雞巴上射在艾琳的臉上,而那在無比的
劇痛以及隨之而來的驚人快感沖擊下意識已經有些迷亂,神情顯得無比淫蕩鬼魅
的艾琳在本能的驅使下,驚人興奮地主動舔舐著那流到了嘴邊的精液,還不斷地
大口吞咽著。

  兩個祭祀剛剛射完精後不等又更多反應,已經又有二十幾個個祭祀與騎士打
扮的人迫不及待的脫了衣服沖了上來。

  其中大部分人才一上來便握住自己的雞巴將那早就在自己撸管下忍耐不住要
射出來的精液噴射在了艾琳那沾滿精液的臉上,肆意舞動的銀灰色頭發上,還有
那因爲不在被虐打竟然漸漸恢複了之前蒼白光潔的後背上。

  剩下的幾個人赫然圍住了艾琳,有的輪流肏著艾琳的嘴,有的將自己那漲硬
的雞巴在艾琳白嫩小巧的手上,精緻宛如藝術品的玉足上,還有那腋下、頸部、
翹臀,腿彎等一處處暴露的部位粗魯的摩擦著。

  這一刻的艾琳俨然就是一個活體的性愛玩具,不,或許這樣的比喻並不恰當,
因爲她身體超強的自愈能力讓她可以在承受更大傷害而不虞被徹底損毀;因爲她
的體香她的汗液血液中都包含著可以刺激人們負面情緒宣洩的能力,所以這些人
對她的摧殘更加暴虐兇殘毫無底線,沒有刻意的要去殺死她,但是如果她真的意
外死了那麽想來最多也只是讓這些人遺憾失去了一個肉玩具,一個發洩的沙包。

  「哦……好爽……他媽的……肏著這種爛貨好舒服。」

  大祭司繼續粗魯的似乎每一下都要用盡自己的力氣一樣狠狠地在艾琳的淫穴
內肏著,讓人很難相信一個看上去消瘦的中年人怎麽會有如此驚人耐力與爆發力。

  那帶著鐵刺手套的雙手,卻已經離開了艾琳的那一對被蹂躏的鮮血淋漓的豪
乳。

  在驚人的自我修複能力下,那些傷口迅速的止血愈合,甚至似乎因爲艾琳的
情欲爆發而導緻了她身體自愈能力也大幅度提升著,以至于那些傷口赫然已肉眼
可見的速度消失著,就好像有人在用橡皮擦一點點擦掉了白闆上的炭墨痕迹。

  只是傷口愈合了,那溢出的血液卻沒有消失,它們點點殘留在艾琳的身上,
與那蒼白的肌膚彼此輝映著就宛如在一塊蒼白的牆壁上用鮮血繪成的通往深淵魔
域的淫墮圖騰。

  每一點痕迹,每一絲氣息都帶著深深地誘惑,讓那些感知到它們存在的人內
心本就積壓的暴虐欲望再次升級。

  「啊……好痛……好爽……玩我……盡情的玩爛我吧……啊……」

  在那一陣陣劇痛與伴隨著劇痛而升起的強烈快感下,分明已經如同變化了一
個人格的艾琳那銀灰色的發絲,縱然無風依然肆意淩亂的張揚著,宛如已經撕開
了她內心的暴虐欲火,在每個人身上心裏都在放縱的灼燒著。

  而在這欲火與暴虐灼燒中每一個人,也越發粗魯野蠻的在艾琳身上侵犯著。

  一柄嬰兒拳頭大小上面布滿了一個個顆粒狀凸起的碎骨錘就在大祭司雙手離
開艾琳乳房的那一刻被抓在了手上。

  「咔……啊……」一聲清脆的骨裂聲,伴隨著還在淫浪的大聲呻吟的艾琳那
驟然淒厲不似人聲的慘嚎幾乎同時響起。這一刻大祭司一邊肏著艾琳的淫穴,一
邊已經用了宗教裁判所的碎骨錘敲碎了艾琳的左手掌骨。

  而且碎骨錘那屬于神靈賦予的特性,讓它在不需要太大力量的前提下就可以
震碎撞擊點周圍骨骼外,還賦予了一種灼燒骨髓大幅度強化痛苦的特性,讓艾琳
即使正在承受剝皮酷刑下依然感覺到手掌上的無盡痛苦,眼中一黑似乎要暈過去。

  可是她心中的神賦予她對于痛苦的超強忍耐力以及在那痛苦中保持清醒的能
力,卻又讓她無法通過昏迷與對痛苦的麻木來躲避這一切,只能去承受去面對,
然後去迎接劇痛後那宛如滔天的快感,而就在艾琳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她那已經
産生受虐傾向的第二人格越來越享受著這種極端的折磨,甚至已經開始侵蝕她那
爲了逃避痛苦而隱藏起來的第一人格。

  大祭司自然不會想這麽多,在他的心中面前的女人只是一個連畜生都不如的
渎神著,賦予她無盡的痛苦折磨讓她忏悔對于主的不敬,那是在向主展示自己的
忠誠,而在這個過程中順便發洩自己壓抑的暴虐與積攢的黑暗欲望無非是廢物利
用而已,主不會因爲他通過一個廢物來調整自己的心情,自己飛快提高的地位就
是最好的證明。

  于是,在感受到艾琳因爲劇痛而使得淫穴驟然緊縮,帶給他比爲那些蒙昧的
信徒進行破處洗禮,讓她們感受到更加親近神靈時還要強烈的快感後,大祭司那
亢奮狂野的表情一時間似乎更加癫狂暴虐,一邊一次次更加粗野的重重在艾琳的
淫穴中肏著,一邊右手一次次瘋狂的掄起碎骨錘,砸在艾琳的手掌、手臂、肩胛、
肋骨、脊椎上輕易地敲碎艾琳一塊塊骨頭,讓艾琳身體都在一陣陣淒厲的哀嚎與
淫穴內不斷因爲情欲而傾瀉大量淫水的情況下,呈現出不正常的癱軟扭曲。

  「哦……肏……肏死你……肏……啊……」

  大祭司口中呐喊著更加快速的逆著艾琳淫穴中不斷噴湧的淫水,聽著艾琳那
因爲一次次哀嚎已經沙啞撕裂的吼聲,突然動作猛的一滯,然後那條碩大猙獰的
雞巴頂在了艾琳的子宮內一股股白濁的精液噴湧而出,也讓承受著巨大折磨的艾
琳渾身再次顫抖又一次達到高潮。

  接著,射精後的大祭司似乎寶刀未老,那條雞巴依然保持著驚人的堅挺,隨
手扔下了碎骨錘,大祭司拿起了了一套最大號的裂乳爪套在了艾琳那一對無比驚
人的巨乳上。

  所謂的裂乳爪其實就像是一對八爪鐵鈎,兩個一套,每個都是由一個巨大金
屬球連接八只鐵鈎組成一個罩子將艾琳的乳房罩住,艾琳的乳頭嵌在金屬球上的
小孔中,並有一根中空鐵管刺入乳孔,同時鐵鈎下面的鈎子也鈎在了艾琳那對乳
房靠近根部的位置。

  做完了這一切大祭司再次挺腰赫然插進了那之前被一根細觸手抽插剛剛得到
放松的尿道口裏。

  一瞬間,那才適應了細觸手尺寸的尿道口在這粗大的入侵下,驟然撕裂,一
股股尿液混合著血液滴滴答答的溢出來,讓嗅到這種氣息的大祭司越發狂野的用
力拍打著裂乳爪最上面的金屬球,而那對裂乳爪則在這種拍打下八根爪子不斷地
收緊壓迫割裂著艾琳的雙乳,並且一根根灼熱的鋼針也從中空的鈎子中探出刺入
了艾琳的乳房內。

  甚至就連那根穿入艾琳乳孔的細管也隨著大祭司的力道不同,不時彈出不同
的長度,更有大小不同的刀片探出來在艾琳乳房內部劃出不同的角度,對艾琳的
乳房進行內部摧毀,讓這個金屬球另一端的小孔都不斷溢出混合著脂肪與碎肉的
血液。

  「呃……呃……呃……」

  嗓子已經徹底沙啞撕裂的艾琳只是在這痛苦與一波波快感中發出一陣陣呻吟,
渾身叁分之一骨骼已經破碎,身上皮膚看似還算完好內部卻近半數都被觸手剝離
身體的她只是本能的顫抖著扭動著,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現在究竟是在迎合
還是在躲避。

  而那嗅到艾琳身上血腥味內心的暴虐越發旺盛的人們眼中的淫欲絲毫沒有消
退,于是折磨還在繼續著。

  就在大祭司一次次粗魯的用自己那猙獰的雞巴肏著艾琳那沒有什麽彈性的尿
道,一次次撕開尿道剛愈合的傷口甚至將龜頭都肏入膀胱時,那條肏入了艾琳直
腸的粗大觸手已經在不斷地顫抖旋轉中一點點的穿過了艾琳的直腸進入她的小腸
並且仍在努力的向前開闊著,帶給她一種另類脹滿與刺激。

  同時,一條赤紅色手臂粗細內部中空的觸手也趁虛而入的擠進了她因爲不斷
地興奮而不斷溢出淫水的淫穴最後穿過她的子宮口,進入她的子宮內然後不緊不
慢的抽打摩擦著艾琳的子宮內壁讓她本就高漲的欲望再次向上攀升。

  「肏……好爽……又要射了……騷屄你真他媽的是個極品……我要玩死你…
…不……讓你活著……一直活著……好爽……」

  遊戲在距離大祭司第一次射精後足有兩個小時以上,大祭司在一次次將艾琳
尿道口撕裂後,突然再次發出興奮地狂吼,那條雞巴一時間抽插的頻率都似乎更
快了,伸手在兩個裂乳器的圓球上擰了一下,徹底打開了終極摧毀按鈕,于是就
仿佛回應著大祭司的宣洩一樣,一切似乎按下了加速按鈕,周圍那些圍著艾琳的
男人更加頻繁的將精液射在艾琳身上任何的地方,裂乳器慢慢的收緊著,那個刺
入艾琳乳孔的中空管上探出的刀片越來越多轉動幅度與頻率越來越頻繁,那根傳
入艾琳直腸的觸手已經穿過了艾琳的小腸進入胃內卻依然緩慢而堅定地繼續前進
著。

  那根肏入艾琳子宮內的中空觸手看似沒有多余的動作,可是觸手後面卻又有
著不正常的隆起在漸漸地朝著艾琳這邊靠近著,似乎有東西在傳輸過來。

  一切就在一瞬間不知道什麽原因宛如進入了倒計時狀態。

  「5……4……3……2……1……0……」

  當倒計時的锺聲叩響最後一刻時,在艾琳眼中,在大祭司眼中時間似乎突然
停了下來。

  而就在著停止的時空內,那條肏著艾琳直腸的觸手已經將前端擠出艾琳的嘴
一股精液如同噴泉一樣從觸手最前端噴出,就像是艾琳在噴吐著白濁的精液一樣;
那深入艾琳肌膚下的觸手也完成了將艾琳肌膚徹底剝離身體的步驟,艾琳那看似
完好的身體下皮膚與身體已經徹底分開了;觸手運輸的東西在最後一刻到來前加
快了速度,一個堪比嬰兒大小的巨型蜂巢形肉瘤硬生生的撕裂了艾琳的子宮,撐
開了那之前敲碎了還未愈合的骨盆進入艾琳的子宮內,然後無數宛如微型小蛇一
樣的觸須從蜂巢的小孔中探出來張開帶著細密牙齒的口器咬在了艾琳子宮各處。

  「啊……」一瞬間反應過來的艾琳那所有的感覺都回歸了身體,在這由神賦
予的特殊身體支撐下,感受到了十數倍常人能夠承受的痛苦,卻也因此感受到了
十數倍常人無法企及的愉悅,彼此混合沖擊下大腦幾乎完全失去了意識與理智。

  只是在本能支撐下,嗓子早就沙啞又被觸手貫穿的艾琳猛的擡著頭大張著嘴,
縱然無聲依然讓人宛如聽到了那直通靈魂的震天哀嚎,不知道在宣洩著什麽,渾
身每一處肌肉都緊緊的崩了起來。

  大祭司也在感受到艾琳的這種狀況後徹底的無法忍住射精的沖動,一股股精
液灌滿了艾琳的尿道,然後渾身似乎用盡了力氣一樣拔出雞巴癱倒在了地上。

  「撕拉……」

  又一聲驚人的響聲後,艾琳的表情突然變得無比扭曲,然後就仿佛洩氣的皮
球一樣幹癟了下來。

  不,不是幹癟,這一刻赫然是那貫穿了艾琳身體的觸手探出無數吸盤媳婦在
了艾琳的體內,然後隨著向後一拉,將艾琳的身體與那其實已經被剝離的肌膚徹
底分開並且將她身體拉入了一個觸手怪所在的池塘內,而那個塞入艾琳子宮內的
蜂巢形肉球也因爲這個變故被拉離了身體,只是與此同時艾琳的子宮也跟著脫垂
了下來,上面布滿了一個個小孔宛如一塊破布一樣。

  大祭司長出一口氣慢慢坐直了身體,剛才的兩次發洩盡管不是極限,但也讓
他渾身舒暢,暫時不想繼續了,可是抓住了艾琳的觸手怪卻毫無憐惜的緊緊纏繞
著艾琳的身體,用那觸手肆意的在艾琳每一個洞內穿插著,那興奮地人群也包圍
了上去各種刑具毫無章法的施加在了艾琳的身上。

                 後記

  「艾琳……吾兒。」

  在那痛苦升級欲望升級的情況下,艾琳的自愈能力竟然也詭異的大幅提升一
時間在那越發激烈的折磨下,艾琳身體的傷勢不僅沒有增加反而慢慢的變少,氣
息慢慢的增強著,就連那被裂乳爪徹底摧毀只剩下幹癟布片的一對豪乳都在慢慢
的恢複成原來的脹大柔嫩,然而在著一衆人群與觸手怪在用艾琳的身體展開狂歡
盛宴時,艾琳卻漸漸無法感受痛苦,無法感受愉悅,意識恍惚中似乎身體浸潤在
溫泉中,一個看不清容貌卻無比親切的人影在雲霧曚昽中用那似乎只有在嬰兒時
才能感受到的寵溺低低的呼喚著她。

  「吾主……媽媽……」

  意識朦胧的艾琳似乎迷茫的問道。

  「吾兒……何必迷茫,兩個稱呼又有什麽區別嗎?凡是吾之信徒,必將受吾
招撫與垂憐,所有的苦難無非是對你信仰的考驗,他們對你的淩虐只是讓你看透
自己的內心。享受這一切吧,用那些異教徒無助迷茫時歇斯底裏的宣洩,來錘煉
你心中的虔誠,來對你那身體與靈魂洗禮,並且在其中感受到你內心最渴望的…
…愉悅,他們縱然在淩虐你,無非是一群卑微的仆人。」

  「享受……愉悅……仆人……」

  艾琳在意識中重複著這些詞彙,漸漸地一切的感覺再次回歸,然而那似乎應
該更加強烈的痛苦似乎減弱了太多,反而那無盡的快感不斷地升騰著,血紅色的
雙眸望向眼前猙獰的人時,隱隱約約的似乎看到了他們歇斯底裏背後對于這個世
界那深深壓迫下的惶恐與卑微,蒼白的嘴角輕輕的勾勒出一個雖然牽強卻分明帶
著嘲弄與肆意張揚野性的笑容,這一刻一點異樣的心境如同星火落在了她的心底
深處,當她意識徹底清醒,當那最表層最膽怯的人格恢複後,也許一切都只如一
個夢境,夢醒了便化爲了虛無。

  可是星火如果不息,縱然在黑暗中誰說不能燃起滔天大火,那一刻這個宛如
地獄的黑牢也許便是她涅槃的聖地。

夜晚必备直播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