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伴侣

精彩内容:

我和太太去參加一個交換性伴侶的聚會,這次聚會是在朋友的一間別墅進行,到場的有鄧夫婦、李夫婦和楊夫婦。我們已經不止一次地這樣玩過了

我和太太阿嬌因爲交通阻塞遲到了。我以爲其余的幾對夫婦一定開始玩了,怎知我們趕到別墅時,衆人仍然衣冠楚楚地正在客廳看電視。

別墅的主人楊先生笑著對我說道「趙先生,你們倆夫婦遲到了,累大家等了大半個鍾頭,我們商量過了,一定要處罰才行。」

我向大家道歉,說道「剛才因爲塞車,對不起,我們趕快開始吧!」

李先生說道「光道歉就算啦!不行!我們已經商量過了,今晚我們叁個男人要輪奸你太太,而你則要負責服侍我們的老婆。」

我回頭向太太看了一眼,她面無懼色地說道「才不怕哩!儘管放馬過來吧!」

于是,這次活動迅速開始了,我太太被叁個男人七手八腳地擡到楊先生的大房間,而我和叁個青春少婦也就地在客廳開始進行。我身上的衣服迅速被她們剝得一乾二淨,接著,叁過美豔的住家少婦也紛紛脫得一絲不挂地圍攏過來。

我笑著說道「叁位寶貝,我們都不是頭一次了,正所謂我知道你們的深淺,你們知道我的長短。今天我提議,我們別像以前那樣,祗是單純出出入入進行性交,我們來回憶一下,把你們第一次經曆和你們的丈夫之外的男人性交的過程講出來,讓大家分享分享好不好?」

叁位女士互相望了望,都點頭表示同意。其中鄧太太更是興奮地說「好哇!真是個好主意,我先講吧!不過我想坐在趙先生懷裏講。

于是,我把鄧太太抱在懷裏,並讓我那條粗硬的大陽具插入她的陰道裏。鄧太太興奮地縮一縮脖子,開始講述了

你們都習慣稱呼我鄧太太,可知道我真正的姓名是俞淑娟。我們夫婦已經結婚叁年多了,兩人都是二十二歲。因爲還沒有小孩,經常被人看成是一對戀人,都說很羨慕我們。的確,我們雖說是一對夫妻,其實是更像一對好朋友。

我們外表看來不像一對夫妻,說來還有別的原因。那是我丈夫的朋友偉成夫婦與我們夫妻倆,年齡也好,家庭情況都是一樣。因爲我們經常在一起,在別人看來,我們四人簡直就是組成了一個死黨,是四人幫,決然看不出我們是夫妻。

冬天,我們就到偉成的鄉下去掃墓,夏天,就邀請他們夫婦到離島宿營。總是四人在一起玩。我們還曾經一同到夏威夷去旅行。說起來,是四人在一起的時間多過兩夫婦相處的時間。

偉成的太太叫美惠,她是個臉孔可愛、性格爽脆的人。四人發生爭吵的時候,一定是丈夫與偉成站在一起,我就和美惠站在一起,而且總是我們一對女人吵贏。

又因互相都住得很近,幾乎每天都要聚在隨便一個的家裏吃飯飲酒。有一天晚上,我們夫妻是在偉成家中飲酒。

各人都飲得大醉,其中偉成則顯得特別興奮。他向我們提議「現在開始看成人電視吧!要看沒有經過修正的,最具色情的!」

我的丈夫也趁機助興,大喊大叫起來「好呀!看呀!」

下體有格子遮住,或者模模糊糊的色情片我們是看得多了,可是未經修剪的鹹片,還是第一次看。

電視一開,我本來是沒有多大興趣的,認爲這本是男人消遣的東西,祗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可是看了一陣間,竟然漸漸被電視畫面吸引住了。那是真正的可以看清楚男女交合的情景的。各人的視線都盯住電視畫面。一聲不響,聚精彙神地觀看。包括我自己在內,各人都看得非常興奮。

各人看了一會兒之後,偉成便對美惠小聲說「老婆,我們好像很久都沒有這樣親熱啦!是不是?」

他吻了美惠的臉頰一下,兩人便開始擁抱了。我本以爲他們倆祗不過是搞笑,但我一看美惠的臉上的表情,她已心蕩神馳了。偉成向她動手動腳時,她也主動向他欲拒還迎樣子。他們倆似乎不把我們夫妻看在眼裏。

我當時祗想快點離開偉成的家,還是回家爲好。我一看丈夫臉上的表情,他兩眼閃著淫光,他掃我一眼,接著便向我襲來。

我當時感到事情發展得很意外,真是大吃一驚。也許他是受到成人電視的影響吧,我丈夫竟然大膽地自己脫去衣服,緊緊地抱住了我。

偉成夫婦看見我倆的表演,他們也不示弱,他們竟脫光全裸。然後,美惠竟然開始替偉成口交了。

我們夫妻倆也不要默默看著他們,他們行口交的話,我們就來玩「69」花式同他們對抗。我 住丈夫的肉棒,丈夫就將臉埋進我的腿間,舔著我的神秘部位。

一會兒,兩對夫婦都開始成了結合的姿勢,男根插入女體正式做愛了。他們用的是正常位,偉成開始激烈地活塞運動。而我們則是從背後插入的姿勢,我甜密地呻吟著,開始擺動著腰肢。

我們兩對夫妻開始比賽似的,看誰的行爲最淫蕩,而且漸漸到達了高潮,加上酒力開始發作,又一面看色情電視,才會變得這幺瘋狂。

我們雖然是正常位與背後位互相比賽,可是幾乎是同時到達高潮。當我們都回複到正常狀態,各人都感到害羞和滑稽,各人都相視而笑了。

不過,我們雖然經常在一起,互相赤裸相對還是第一次。而且連做愛的姿勢也互相看見了。即使是多幺友好的夫婦們,也不可能這樣吧!我們之間做到了這種地步,以後他們要做的就自然是祗有一件事了,那就是互相交換妻子來做愛。

四個人都有這種想法,但是誰也不會主動開口。這時還是我的丈夫最夠膽,出乎意料之外,由他首先提議互相換妻。他說「你們當妻子的都要蒙住眼睛,然後再替我們男人口交,還要猜出男人是誰?」

「你這不是開玩笑吧?」我和美惠口頭上表示反對,而實濛上是很想一試,實在沒有辦法抗拒,于是勉勉強強由他們用毛巾蒙住自己的眼睛。

不過,在口交以前,我和美惠都已心中有數。一定是是我替偉成做,而我丈夫的肉棒就讓美惠去做啦!

當然,我還是假裝分不清的樣子,將一個男人的肉棒 進嘴裏。偉成的肉棒既大且長,都頂到我的喉嚨了,真是苦事一樁。我感到被丈夫看見也無所謂,便慢慢地含著他吞吞吐吐,還用舌頭去舔卷他的龜頭。

偉成感到很刺激,他開始撫摸我的身體,終于互相躺下來,開始「69」花式的性愛,他也舔吻起我的陰戶了。


大概隔鄰的丈夫與美惠也在做同樣的表演吧,我被蒙住了眼睛,一面想像著丈夫與美惠的醜態,一面與偉成互相舔來舔去,互相愛撫著。

眼睛一被蒙上,那種罪惡感、羞恥心也就消失了。我發現單憑頭腦去想像互相交合的情景,反而更容易輿奮,也更爲刺激。

偉成的舌頭舔著我那神秘的部位,我發現他的舌頭比我丈夫更爲粗澀,欠缺纖細、光滑性,可是,還是心情舒服與刺激。我也體會到偉成的肉棒正使勁地勃起,脈膊在不停地跳動。

剛才偉成與美惠做過愛,也還沒有去沖洗,肉棒上還混合著美惠的愛液,偉成的精液。不過我眼睛看不見,就是看見也不理這許多了。

不久,我忍耐不住想他快點插入時,我就躺倒,分開雙腿,擺好姿勢,引誘偉成撲上來和我做愛。

我能聽到隔鄰美惠小姐的喘息聲,連男女肉體搏擊的聲浪也可以聽得一清二楚,我知道她同我丈夫開始激戰了。

偉成的肉棒一插入我的下體,他就開始激烈地沖刺,我極力收縮自己的神秘部位,體味著被肉棒摩擦的刺激。

後來,我聽到美惠大聲地叫嚷著,就除去毛巾看過去,原來他們都已經到了高潮,我丈夫射精了,他退出美惠的肉體,我見到美惠的陰道口洋溢著我老公的精液。

偉成也停下來看,但他馬上又狂抽猛插起來,終于我的陰道裏射精了。我們都沒有用套子,我的陰道裏精和液浪汁橫溢,但這時我是特別滿足了。

自從那天晚上以來,我們經常四人在一起性愛。可以得到一倍以上的快感。每次都玩得特別開心。

鄧太太說到這裏,就讓她的陰道脫離我的陽具,她站起來說道「我的故事就這些了,李太太,楊太太,你們誰先繼續講下去呢?」

楊太太笑著說道「我的怕不夠你們的精彩,李太太,還是你先講吧!」

「好吧!我來講。」李太太笑著胯到我身上,把我的肉棒納入她的陰道裏,鄧太太則坐到我身邊,拿起我的手放到她的乳房上去。

李太太先告訴大家說她叫黃玉梅,接著把她的乳房貼到我胸部,開始講起她少女時的一段經曆

我要講的是距今七年以前的事了。當時我才17歲。但我已經算是一個非常早熟的女學生。在這之前,我已結識了好幾個上得床男朋友,但是,任何一個男友,都不能令我得到滿足,我便迫不及待地想尋找更大的刺激。

後來,我就結識一位二十八歲的男人,在我這個女學生的眼中,他是一個成熟型的男人,他還有一輛名牌房車,而且他是有婦之夫,已有兩個小孩,我與他當然祗是不倫之愛了。

自從結識這位二十八歲的情夫之後,我就覺得以前結識那些十多歲的男子,自己實是愚蠢至極。因爲這個成熟的情人教給各種更爲刺激的性愛方式。

開始與他相識叁個月的時候,他便買了一本成人雜誌給我看。那些情場初哥,全裸地登在雜誌上,招募有共同性愛情趣的性伴侶。也就是說,那是一本情侶交換,夫妻交換的專門雜誌。

以前我倒有聽說過這種事情,但是,我沒有想到他也居然對這種事也有興趣。他自言已通過這種雜誌的介紹,已經幹過夫妻交換的事數次之多了,我聽後還大吃一驚。

他還對我說,今次又物色到一個對手,叫我一同去玩。

我還是一個十多歲的女子,我非常之迷惑。不過,結果還是好奇心作祟,我便坐著他的高級房車,來到對方正在等待著我們的那間酒店。

到了酒店一看,對方是一對四十歲左右的夫妻,品貌也很好,我才稍微放心一點。

一進入房間,我的情夫就立即脫去對方太太的衣服,雙雙進入浴室沖涼了。雖然是初次見面,還是心平氣和地全身脫光,我當時非常佩服他們的勇氣。這時,我就很緊張地開始與她的丈夫開始聊天。

待他們倆沖洗好,回到房間之後,就輪到我與她的丈夫進浴室沖涼了。我心慌意亂地脫了衣服,進入浴室。她的丈夫似乎很重視這次交換,很溫和地替我洗身,因此,我們很快就感情上完全融洽起來,我也像愛撫似地替她的丈夫洗身。

我回到房間一看,我的情夫與那位太太,已經開始上演休上戲了。我和她的丈夫祗好在一旁觀看了。這時,見到我的情夫與另一個女人性愛,我頭腦也稍微受到一點刺激了,一方面有點兒軟味,一方面卻也撩起蕩漾的春心。


他們兩人,最初是採用「69」的方式。那位太太趴在我情夫的身上,將肉棒 在口中,津津有味地舔著。

而我的情夫則埋頭到那位太太的腿間,好有滋味地吸吮起來。

我雖然有點生氣與忌妒,但看見他們兩人投入的情景,我的下身也開始非常興奮。他們這樣玩了一會兒後,我的情夫立即將肉棒貼近那位太太豐滿的臀部,從後面插了進去,那位太太的身體突然向後一仰,開始小聲地呻吟。我的情夫激烈地挺動著腰身,那位太太也開始發生嬌喘聲。她搖擺著腰肢,與男人配合得很好。兩人的動作更加激烈化時,雙方都大汗淋漓了。

我看著看著,自己的下身也開始潮濕,情難自禁也很想做愛。

看來那位太太的丈夫也真的很興奮了,他開始愛撫我的肉體,撫摸我的乳房。他又吻著我那最敏感的脖頸,然後,嘴唇逐漸向下吻去,終于接近那神秘部位時,他的舌舔向我的肉縫,並開始刺激我的陰蒂。

從陰道源源而來的愛液,將那位男人的臉上弄得濕滑濕滑。不過,他反而覺得很開心,就像一條小狗,天真無邪地舔著我的下身。于是我也倒轉過來, 住他的肉棒。

他那根肉棒與我情夫的比較起來,是稍微短了點,不過又黑又粗,非常雄健, 進嘴裏,連臉頰都鼓了起來。

也許由于我的口技發揮了作用吧,不一會兒,他就將我抱到梳化上,讓我仰臥著,擡起我的雙腿大大地分開,一下子插入,然後就將下腹部激烈地開始旋轉摩擦起來。

這時,他又愛撫著我的乳房和脖頸,我立即就到達高潮了。不過,他並未看出我到達高潮時的表情,依然以同樣的速度,繼續挺動著腰身。因爲我感到太過刺激,就拚命摟抱著他的脖頸,體內一陣陣痙攣,得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那位太太的丈夫似乎永遠不知疲倦似的,他的沖刺力量始終不會衰弱,這時我感到飄飄欲仙,銷□蝕骨了。

我突然留心一看,他正微笑著注視著我的臉,我正在銷□蝕骨的時候,他也似乎到達高潮,他竟然將精液噴射到我的胸部和腹部。

與別的男人做愛時,我從未體驗過像今次這感和刺激。表面看來,他的臉似乎很溫柔,但是完全沒有想到他會有那幺大的征服女人的力量,會令女人如此之開心。

我正在胡思亂想,沈浸在性愛的余韻之中,他的太大突然將找抱著,讓我躺在床上她到底想幹甚幺?我正對她狐疑起來。祗見她立即分開我的大腿,開始舔著我的下身。

可以被女人這樣舔來舔去嗎?女同性戀的經驗,今次還是第一次。不過,想到被她的丈夫剛剛這樣舔過,那種刺激性真是難以形容。

而且被他的丈夫舔過之後,下身更爲敏感了吧,我立即變得非常興奮。這位太太竟然伏在我的身上,完全是「69」式的姿勢,因此她那個神秘部位正好對準我的眼前。我看到相當濃密的陰毛,淡紅色的肉縫。而這個肉縫,剛才被我的情夫插入過了,令她得到很大的快感。

我想到這些事情時,感到可恨又可愛,加上一下身被她舔得異常興奮,我也情不自禁地將嘴唇貼向她的肉縫。

接著又是四人混戰一場,而我完全成了夫妻交換的俘虜。

此後,又與各種對手有關交換經驗。而且向換妻雜誌投稿、刊登廣告,打探各種願意換妻的新的對手,尋求新的性愛刺激。

如今我也結婚了,今年剛好二十七歲。與我的一本正經的丈夫生了一個小孩。老老實實地當個家庭主婦。

不過,最近我似乎有點舊病複發,對那種換妻性愛行爲有點心思思。我的過去從來沒有對我先生隱滿的,因爲我先生是十分遷就我的,所以,他通過報紙上的小廣告,帶我來參加我們的聚會。我要說的就是這些了,趙太太,現在輪到你講了。」

趙太太站起來,她先把客廳的燈光調暗一點兒,然後坐到我懷裏,講起她的故事

聽過兩位姐妹們多姿多彩的性生活,我也想與各位諧者分享我的性生活的經驗,說實在的,我的經驗到底是苦還是樂,是正或是邪,我自己也分不出來。我把經曆說出來之後。大家給我一個意見吧!

你們可能不知道,我叫王小燕,今年已是二十八歲,我有一個可以說是蠻幸福的家庭,有一個愛我愛到入骨的老公,和一對可愛的小兒女,丈夫雖然大我七歲,但他做起那樣事來還是相當勇猛,他每星期都要與我性交叁、四次,他十分喜愛我的陰戶,就算他不與我性交時,每晚也要吻一吻我的陰戶才要睡。在性交之前,更舐得我的陰戶舒服得不得了,我的淫水如泉水般的湧出來,而他則一滴也不浪費,一滴一滴的吸入口中。

可惜的是,他的陽具並下十分粗大,又不十分堅挺,有時弄得我到喉晤到肺,但總體而言,我也覺得不錯,並沒有甚幺怨言,但前幾年,他的情形就每次愈下,他常常要借助性幻想才可以令他的陽具堅硬,進入我的陰戶,爲了愛我的文夫,也爲了享受性愛的樂趣,我也十分遷就他,從旁協助他,與他說些肉麻的事情,好令他的陽具堅挺,插入我的陰戶。

但使我難爲情的事,是他時時幻想我和另外的男人性交,他才興奮,他告訴我,每當他幻想我和另外的男人一起愛撫,他就開始興奮,一想到我的手捉著那男人又長又粗的陽具把玩,帶它進入我的迷人小洞,大力的抽插我的陰道時,他就興奮得不得了。


幻想並不到此爲止,爲了增加真實戚,他竟哀求我與別的男人玩性遊戲給他觀看。和陌生的男人一起玩叁人遊戲,我起初當然不肯,雖然我心中也心思思,也想嘗試另外的一條陽具插入我陰戶的感受,但始終也怕羞,另外也害怕遇上壞人,或不潔的男人,造成樂極生悲的結局。但經不起他再叁的哀求,及保證他找一個完全沒有性經驗的小青年來和我作對手戲,我經不起他的糾纏終于答應了他。

在一個週末的晚上,我們約好了去尖沙嘴東部酒店玩一晚,在酒店低座的餐廳裏,他突然介紹了一個十六、七歲的小青年給我,說是他的朋友,準備一起租房到上面玩,我覺得十分奇怪,不知他搞甚幺鬼,他才說是約好的性伴侶,我大力的扭了他的大臂一把,自己羞得滿面通紅,但細看那少年高高的身材和一臉純品的樣子,想著不久後不知如何與這小子玩時,陰戶又不自主的濕了一大片。

老公又悄悄的告訴我,說他是在一電子遊戲中心遇到這個男孩子,大家閑談之後,便交了個朋友。他們來往了一段時間後,我老公知他爲人純品,又沒有性經驗,閑談中知道他對異性十分好奇,很渴望看看女子的陰戶到底是甚幺樣子的,才提議讓他和我試一試,讓他開開眼界,也好滿足我老公的慾望。

到了我們所租的房間後,我先生不理那個小青年在場,就巴急不及待的擁抱著我,把手伸到我衣服裏面撫模著我的乳房。那小夥子祗是很怕羞的坐在一旁。

我老公除下了我的胸圍,含著我的乳頭,而他的手也沒有閑著,他伸手入我的裙子內,輕輕的玩弄著我的陰戶,一片黑麻麻的陰毛透過半透明的底褲,已是看得那小夥子眼突突的了。

我偷偷的一看,見到他的下邊己拱起了,我在含羞地扭動著身體時,我先生已脫下我的底褲,我的陰戶和半開的陰唇隨即清清楚楚的出現在那小夥子的眼前。

跟著,我先生跪在地上,扒開我的大腿,用嘴舐著我的陰戶,令我興奮得陰道裏淫水直流,他舐一會兒,就叫那小夥子過來,仔細看清楚我的陰戶,那小夥子手震震的摸著我的陰戶,他輕輕的,撫摸得愛不釋手。

忽然,他跪在地上說「阿姨,可不可以給我吻一下你的美麗的陰戶呢?」

我還沒有答他,我先生已搶著說「可以的,隨便吧!」

他一聽到,便急不及待的,一口就吻著我的陰戶,由于我是第一次給先生以外的男人吻我的下體,很不好意思,但慾火急升,手也不由自主的握住了他的下體輕輕的摸捏著,而我先生就在這時把自己脫得全裸,然後他又替我除下身上所有的衣服。

這時,我們倆人已是亦裸裸的了,我先生把他的陽具放在我的口中,叫我含著,由于他已經十分興奮了,所以叫那小夥子先起身去脫衣服,而他則急不及待的把他的陽具放入我的陰戶內,大力的抽插著我。

不過,當我還沒有來高潮的時候,他就射精了,弄得我到喉不到肺,而心中的慾火則更加狂燒著。那小夥子已經脫下褲子,見到他那條又長、又粗、又堅硬的陽具。我也顧不得害羞了,向著他指一指我的下體,他馬上震騰騰的爬上我的身上,盲頭鳥蠅般的亂撞,卻不得其門而入。

我唯有拿著他的陽具,對準我的肉洞口,一下子就塞進去。他一進入,就情不自禁大力擁抱著我,盡量挺入,像是要插穿我的子宮般的,但可惜的很,由于這是他的第一次,祗是出入了兩叁下,就射出來了,射得我子宮一陣麻痺,一般暖洋洋的精液,充滿了我的陰戶。

但我還是沒有來高潮,未到欲仙欲死的景地。情急之下,我一反身,拿著他的陽具放入自己口中,用唇舌上、下、左、右的舐啜。

由于他年輕力壯,不到五分鍾,他又堅挺了,這次我叫他不用緊張,慢慢的弄我,在我和我先生的指導下,他第二次足足抽插了我半個鍾頭,弄得我高潮一次又一次的出現,我已經不顧我老公就在身邊,我緊緊摟住他,把我的陰戶朝他迎湊,直到他又一次在我陰道裏噴射。

我老公見到這種他最想看的場面,他的陽具空前地膨漲,他緊接著又把他粗硬的大陽具插入我陰道裏狂抽猛插。我沒見過我的老公這幺勇猛,他簡直把我推到至高無上的顛峰。

那一夜,我們叁人足足玩了六次,我先生兩次,那兩小夥子四次在我的陰道射精,弄得我的陰戶全都是他倆的精液。我在丈夫的鼓勵及安排下第一次嘗試第二個男人的陽具,事後有點兒後悔,覺得不該這幺做,像個淫婦般的。

但那種刺激,又令我心思思的,但無論如何,我都好感激我的先生,這般的愛我,令我享受到其他一些女人一生也不能嘗試到的刺激性生活。

楊太太說到這裏,陰道劇烈地抽搐著,我也爲她的故事特別感動,在剛才傾聽叁個女人講述她們同丈夫以外的男人的豔史,我的陰莖一直插在她們溫軟的肉洞之中,這時我已經到了不吐不快的景地。于是,我緊緊摟著楊太太,扭腰擺臀地把粗硬的大陽具往她的陰道裏狂抽猛插,楊太太也配合著我,她篩動著臀部,又收縮陰肌夾緊我入侵的肉棒,在她發出如癡如醉的呻叫時,我也在她陰道裏射精了。

我趁陽具還沒有軟下來,堵住楊太太的肉洞,不讓精液倒流出來,匆匆把她抱到另一張沙發放下來。然後迅速跑到鄧太太跟前,我要她舉起雙腳,讓我的肉棒插入玉洞,因爲據我之前和她交媾的經驗,鄧太太的陰道簡直有「起死回生」的功能,我已經不祗一次地試過在她陰道中射精而「金槍不倒」,繼而兩度春風。

果然,我又可以在她的陰道裏繼續抽送而不軟化。鄧太太的確身懷「名器」,當我滿足了她之後,己經是今晚第二次射精,但我的肉棒依然粗硬,然而我也不便在她的肉體久留,因爲還要滋潤一下李太太玉梅。

當我在李太太的肉體內射精之後,已經狻累了,但我仍記挂著我太太阿嬌。我走到大房門口一望,原來裏面的熱鬧情形已經靜寂下來了。叁位男士歪來倒去地躺著歇氣。而我太太的陰戶、屁眼和嘴角都塗滿他們的精液,祗不過臉上流露著滿足的笑容。